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补习班姻缘
补习班姻缘

(纯属虚构,可没干过这种事!)
  说实在话,台湾的家长,还都是抱着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观念。这倒是给我这个没出息,念文科的男生开了一条赚外快的路子。至于艳遇吗,这得算是红利吧?!
  我们这一栋公寓,上下八家人,大都是老邻居了。差不多有小学或国中的孩子,都会送到我这里来补习英文:一方面为将来孩子留学(或做大生意?)的准备,一方面让我看着他们放学后的孩子。我也乐得在翻译社的工作以外有一笔不小的收入。
  陈家的小女儿嘉羚从四年级开始就来我这里上课了,两年来她倒是越来越漂亮了:像她妈妈一样的美人?孩子。
  我对她倒是不敢有什幺邪念(到底她只是个小女孩),怪的是嘉羚是我所有学生里最黏我的一个,老是缠着我噜嗦:有时撒娇、有时抱怨,更爱在同学之前卖弄老师对她特别的注意。
  我想陈先生老是出长差,嘉羚一定是把想爸爸的情愫都转到我这个老师身上了。其他的学生都很受不了她的噜嗦,我对她也真是又怜又怕。这一天嘉羚的老毛病又犯了,抱怨起作业太无聊,挤到我的怀里撒起娇来。
  这是最令我头痛的时刻:嘉羚坐在我大腿上,小小的臀部紧包在牛仔裤中,看起来像个反倒过来的小心型(而且倒已经有了少女的弹性)。她背对着我,若无其事的压在我的胯下,嘴里嘟嚷着:「小罗叔叔,不要再作单字练习了嘛!我头都作昏了!」
  我才头昏了哩!那个小屁股顶着我的男根扭来扭去,长长的、香香的黑辫子也在我鼻子前面晃来晃去。我急着改变坐姿,但是那一根要命的肉棒子已经给叫醒了,任凭我怎幺闪躲,那昂起的龟头就是顶在嘉羚两瓣嫩肉之间。
  小祸水居然若无其事的前后摇摆着,我只好用手把她推开,支使她回座位看漫画十五分钟。没想到五分钟还不到,小妖精又回来了,这一次是抱怨新凉鞋太硬,把脚磨疼了。前排的学生都开始?笑,我也有点火大了:这关我什幺事啊?
  可是嘉羚还是死缠着我:「小罗叔叔,人家好痛嘛!」没办法,我只好把她带到卧室,叫她坐在床边,我盘膝坐在地上,把她那双凉鞋脱了。
  一看嘉羚的小脚,我还有点心疼,虽然她的脚掌不比我的手掌大多少,可是已经不是小女孩那种胖厚的脚、脚趾也修长白嫩,不再是短短粗粗的了。
  这一双漂亮的脚也是遗传自陈太太的(我最喜欢看见陈太太穿细带的高跟鞋了)可是现在嘉羚白嫩的脚却给勒出了好几条红痕,我不舍的拿出润肤乳液仔细的帮她擦上,然后轻轻的揉着她的脚。嘉羚好像很舒服的样子,难得的安静了下来。
  「嘉羚,好一点了吗?」
  她乖巧的点点头回应着:「嗯。」
  「这幺可爱的小脚要小心保养喔!不要穿太紧太硬的鞋子、天天要洗乾净、擦乳液,知道吗?」
  她又乖乖的点了点头。
  我用双手捧起嘉羚的脚,用嘴唇轻轻的吻了每一个趾头后说:「好了,亲了就不痛了吧!?」
  我站了起来,可爱的嘉羚也站起来,紧紧的抱着我的腰,轻轻的说着:「谢谢小罗哥哥!」
  「哥哥?」我有点困惑的想着:是吧,虽然孩子们都叫我叔叔,实际上我却不比他们大上多少,尴尬的夹在孩子辈和父母辈之间。嘉羚大概因为长大了,就自然改口了吧。
  嘉羚突然的拥住我,使我不禁发觉:这小女孩真是在改变了!,她的头已经可以贴在我的胸前而我也可以清楚的感到她的胸前有两个小小的突起处贴在我的上腹部(虽然真的是小小的)。
  我们回到客厅(教室)一转眼嘉羚又成了我的问题学生,叽喳个不停,下课时她还不肯穿我给她找到的一双新拖鞋,硬是调皮地把我平常穿的爱斯基摩靴垮垮的穿了回家。
  唉!要命的是那天晚上我硬是睡不着。脑海里老是怀念着嘉羚的发香、她白嫩的小脚、当然还有她用屁股顶着我那根肉棒的感觉。
  虽然我打了好一阵子的光棍了,那晚我难得的手淫了两次,想像力也出奇的丰富:套动到兴奋顶点时,居然好像看到嘉羚纤细的手指紧握着那勃起的肉棒,用薄薄的粉红嘴唇、和小小的湿润舌头,吸弄着舔着我红得发紫的龟头。
  嘉羚!嘉羚!她小小的乳房应该是翘翘的吧?乳头会是什幺颜色呢?下面的小花不知道绽开了没有?有阴毛了吗?有月经了吗?「啊!啊!」不得了!一股股浓热的精液标到床边的墙上。
  在困疲倦中,我喃喃的念着:「嘉羚不要再挑逗我了吧…」
  老天!嘉羚才十二岁吧?我在发什幺色鬼疯?妈的!
  「真歹势啊!前几天打扫嘉嘉房间的时候,在她床下发现了你的东西。」令仪(陈太太)红着脸把爱斯基摩靴放在我的脚前。
  「喔!这个啊!这是我暂时借给她的。」
  我把嘉羚脚痛的故事,简单的说给令仪听了。
  「令仪姐,请别太怪罪她。」
  说实在的,嘉羚的确霸占了我的靴子。每天放学后都套着它们来上课。每当我一想到嘉羚美丽的小脚受着我软软厚厚的暖靴保护时,就很乐意被她占了这个便宜。
  令仪其实很害羞内向,她的脾气跟嘉羚正好相反。现在她美丽的脸颊泛着红霞,两个乌溜溜的眼睛瞄了一下我的脸,就快快的转到嘉羚那儿:「嘉嘉,快跟叔叔老师说对不起,以后不要再任性了。」
  嘉羚有点儿垂头丧气的道了歉。她实在长的太像她妈妈了,唯一不同的是她们的眼睛:女儿的一双凤眼,一笑起来就眯了起来很讨人喜欢;妈妈则有一对大眼睛,笑起时一对黑珠子一会儿盯着你瞧,一下子又不好意思的溜开了(我好迷她啊)。
  令仪穿着裁剪合身的墨绿色短洋装,衬托着她苗条的身材,裙摆一如平常地短。
  「这幺内向的女人,还会炫耀自己的腿吗?」不过令仪实在有炫耀的本钱:那双腿修长浑圆、丝毫没有萝卜,细白的小脚包裹在粉白色的光滑丝袜里,秀气白净、不着蔻丹的趾头从白色细带高跟鞋探出头来,好可爱!
  令仪细声的说道:「我知道嘉嘉任性调皮,真辛苦你了。」大眼睛飞瞄了瞄我们的教室:「其实小罗啊,你真的是我们这儿孩子们的大哥哥啊!」
  我偷偷的心想:「令仪啊,我才想做你的大哥哥呢!」
  大概是因为令仪的内向,也因为我怕人家误会我趁她老公常出差占她便宜,我们两总是没机会长谈。这天也是一样,没讲多久令仪就说要走了:「嘉嘉我们回去吧,今天我们还要回爷爷奶奶家去呢。」
  一直垂头丧气的嘉羚,突然又恢复了活力,要求着:「妈咪,我不想去那里嘛!每次都无聊的要死!妈咪你去好了,我看家。」
  令仪捏了捏嘉羚的手膀子:「嘉嘉,不要胡闹了。你知道妈咪每个礼拜六晚上都要去探望公婆,很晚才会回来,怎幺可以留你一个小孩在家呢?」
  嘉羚嘟着小嘴说:「人家才不是小孩呢!」
  令仪抓住女儿的手臂晃了晃,脸又红了:「不要在叔叔老师面前顶嘴!」
  我看了看嘉羚,心里不禁觉得她真的不再是小孩,而渐渐成为缥致的美少女了。这天她穿了一件细肩带的紧身上衣,还不时用手去调整她小小乳罩的肩带。
  好柔润的肩膀啊!再看了看她胸前鼓起的小小乳房,我不禁舔了舔乾燥的嘴唇。
  嘉羚小小的屁股包裹在紧紧的短裤里,更使我恍惚。我可以看出她微微隆起的阴阜,一双腿也已经从小孩的骨感转变成像妈妈一样的圆润修长。可惜她穿着球鞋白袜,使我看不到那双漂亮的小脚。
  我心中暗想:自从那一次为她擦药以后,我不再那样的嫌她烦人了。而且居
  然喜欢上她倚在我怀里的那种刺激!虽然几乎每一次被她的屁股顶成昂首挺立的
  时候,都不得不把她支开,不过事后都得大大的手淫一番。
  我咽了咽口水对令仪说道:「令仪姐,你要是不方便带嘉羚去的话,今天晚上可以把她寄在我这儿。反正我等一下想去夜市逛逛,有个人陪也比较有趣。」
  「这?」令仪有点迟疑,嘉羚倒是兴奋了起来:「好不好嘛?妈咪,我好久没去夜市了!」
  「好吧。」令仪难为情的说:「去到公婆家孩子也真无聊的可怜,只是要麻烦你了。」
  嘉羚已经高兴的跳了起来:「哇!好棒!」
  就这样嘉羚和我第一次有了独处的机会。
  时间太早,夜市还不会热闹起来,嘉羚和我决定先在我的公寓里看卡通录影带。我斜斜靠着沙发上的座垫,她靠过来坐在我的胯间。看了一会儿,她渐渐的倚在我的身上,还把我的右手臂拉到她胸前,像抱玩具熊一样的用两手环抱着。
  我可以感觉到她右边小乳房的边缘被我的手臂压着,好嫩好软啊!咦?我突然注意到最近她的打扮和以前不一样了:似乎不再是穿清一色的T恤和牛仔裤,而穿起了短裤、短裙、甚至可爱的小洋装(这是曾说:「我讨厌裙子!」的小女孩?)。
  她的头发也不再老扎成马尾巴,像今天她就戴了个漂亮的头箍。那垂泻在我胸口的乌黑秀发除了寻常的发香之外,还有淡淡的香水味,我再仔细的闻了闻,原来有Channel 5的香味来自她光滑细嫩的肩膀(偷搽妈妈的?)。
  两眼盯着电视的嘉羚慢慢地脱了鞋袜,然后轮流用着她的两只洁白细致的脚轻轻摩擦着我的小腿,她真让我着迷!我那根肉棒子马上又变硬,顶在她屁股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滑稽的剧情使她娇声的笑着,我直觉地以为她是在笑我肉棒的沈不住气,便低下头想咬她一口来报负,但临头来我却怜香惜玉地轻吻了她的肩头。
  忽然嘉羚转身抱住了我,把小脸埋在我的胸口,撒娇的念着:「不要当小罗叔叔,当哥哥好不好?」
  我心猿意马的回答:「可以啊!那就叫我小罗哥??吧。」
  「不是!」她抬起头来,凤眼和我四目相遇:「不是做小罗哥哥,做亲哥哥好不好?」
  搞什幺?嘉羚的小手居然轻轻的揉着我涨起的裤裆:「嘉羚…?」
  「哥哥好傻!嘉羚早就喜欢你了!你不是也喜欢我吗?」
  「是啊,不过不是那一种的喜欢…」
  她低下头看着我隆起的裤裆;「好像是那一种的嘛!你说谎!」
  心虚的我居然讲不出话来:「你…你知道…这个…」
  嘉羚攀住我的肩头,把脸凑了上来。除非把她推下沙发,我别无退路,可是我舍不得这幺做(回想起来,也许感觉太好才不想推开嘉羚吧!)。
  「是不是怕我太小,不懂?可是我看过爸爸做妈妈的亲哥哥哟!」
  爸?妈?难道嘉羚看到了陈兄和令仪姐…?我居然幻想了起来:不知道端庄
  害羞的令仪姐在床上是什幺样的风情?
  细皮白肉的裸体、挺秀的一对小奶子、细细的腰肢、修长的小腿,一定很迷人。其他的细节呢?乳头不知道有多大?是什幺颜色?阴部呢不知道毛多吗?少妇的小唇该是微吐的吧?
  嘉羚一定感觉到我夹在她腿间的肉棒耸动了几下,发现了我的弱点,她微笑了:「爸爸回家的晚上,都只做妈咪的哥哥,被我看到好几次喔!要不要我讲给你听?」
  「嗯…」我还真的很好奇。
  嘉羚发现我缺乏□抗的决心,就知道我感兴趣了:「不过嘉羚妹妹有一个条件…」
  她用小白藕似的两臂环抱住我的颈子,口中喃喃细语:「哥哥,你好傻!亲了人家的脚,也亲了肩膀,怎幺不知道亲人家的嘴呢?」
  嘉羚的脸泛着粉红,轻闭上双眼,微张的小嘴唇似乎特别的红润潮湿,我的魂都被勾走了!突然一个念头闪入脑中:令仪蓓蕾初绽时,长得大概就是这俏模样吧!要是我是她青梅竹马的玩伴,我一定会要了她的第一次!
  不知不觉的把嘉羚当成令仪的替身,我把嘴唇印上了她的。
  哇!好柔软、好温暖的处女之唇啊!我们温柔的拥吻着,好像嘴唇都熔在一起,不能分开了。嘉羚的胸口起伏着,我的呼吸也加快了。突然她的嘴唇微微分开,温软的小舌尖轻舔着我的唇。
  我也伸出了舌头,一阵清香传入我的口中,原来少女唇膏是草莓味道的。我们的舌头开始交缠着,我贪婪地吸吮着她的舌尖、饮着她的唾液。嘉羚和我都开始发出哼声。
  我放在她面颊的左手、和肩头的右手,都感到她上升的体热。好一会儿我们才不舍的分开。
  嘉羚俯在我的胸口轻喘着,望着我温婉的微笑了:「哥,那是我的初吻!」
  嘉羚倚在我怀里舔了舔泛红的嘴唇:「哥,你是不是很难想像我爸妈在做那个事?」
  的确我没想过这事…哦,不!我记得有一次公寓的邻居们聊天时,陈家夫妻刚巧都在,两人坐在一起倒是很相配:都是瘦瘦的。陈兄戴了眼镜,长得一付精明样,听说很会赚钱,若不是因为常不在家,令仪姐的性情也不适合搬离这儿一个人适应新环境,他们早就可以搬入豪厦了。
  缥致的令仪姐文静的可以,不过总是打扮的好可爱,头发长长的,像光洁的黑丝,前面剪着像小女孩的浏海;白嫩的瓜子脸上只画着淡妆;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可惜总是害羞的不敢直看人家;小小的粉红嘴唇,很爱笑,不过也总是被她用纤指遮着;胸部不算大,大概只有34A吧?可是因为身材苗条的关系,总显得鼓鼓的。
  最美的部分,一定是那双修长的美腿了,令仪姐最常穿的不是短短的浅色洋装,就是短裙配丝衬衫、外套,从没看过她穿长裤,或任何垮垮的衣服,均匀浑圆的大腿和纤细的小腿通常是裹在薄薄的丝袜里,脚趾也是农纤合度(修长却不像有人长着像猿猴似的长趾头,也不像很多人的脚长得东突西歪),白嫩嫩的好美人!
  这天大家聊着聊着,丈夫们不时忍不住偷瞄着洋娃娃(令仪姐的外号)的美腿。令仪姐依着陈兄的手臂,半睡半醒地听着。刘太太突然说:「陈太太你怎幺那幺累呢?你又不像我,晚上还要起来喂奶。」令仪姐脸上一刹那就红透了,前一天晚上才回来的陈兄却忍不住笑了出来,,令仪姐狠狠的捏了陈兄一下,就狼狈的跑掉了。
  所有的男人都嫉妒的想着令仪姐的事:那件被嘉羚偷看到的事…
  「差不多两年以前的晚上,爸爸出差回家。我们早早的吃了晚饭就上床睡觉了。我睡不着,就想到客厅??看电视。经过爸妈卧室的时候我听到床垫的吱喳声,我还以为他们调皮的跳床垫玩,好奇怪喔!我好奇的钻进公用的厕所,再轻轻推开通往他们房间的门,就看到了他们…他们…在…在…」
  嘉羚感到我的肉棒又耸动了起来,就心不在焉的低头去看。
  「令…你妈妈开灯了吗?」
  「嘻!嘻!每一次都一样,爸爸要开灯,妈妈就用手蒙着脸,叫他关灯。结果爸就会把灯光调的暗暗的,可是我真的有看到喔!爸爸都先脱的光光的,然后就会把妈咪也脱光。妈咪叫爸爸的鸡鸡「哥哥」,爸也叫妈妈的鸡鸡「妹妹」。
  妈咪躺着让爸吃奶「哥哥」就会变硬硬的,然后妈咪就帮爸摸「哥哥」,爸也帮妈咪摸「妹妹」,两个人就好像很舒服的喘气。妈咪都不准爸亲她的「妹妹」,爸叫那个「妹妹」怪名字也会被妈咪骂,只准叫她「妹妹」。」
  我不禁笑了出来,令仪姐的规矩真不少!嘉羚看着我问:「你这个也是你的「哥哥」吗?」
  我居然不再在意她的小手在我勃起的男根上抚摸着:「不是喔!我是老大,他是老二、是「弟弟」不是「哥哥」。嘉羚,妈妈不穿衣服是什幺样子?」
  「妈咪好漂亮!奶奶翘翘的、奶头像小樱桃一样,妈妈的「妹妹」像小白馒头一样,只长了一点点毛,还有跟我一样的有一条缝喔!」
  我已经失去自制力,看着嘉欣红润的小嘴我热情的吻了上去,只听见渍渍的声音,我们俩长长短短的亲了好半天。我的手也不老实的按摩着她充满弹性的屁股。嘉羚惊喜的努力配合着我的吻…
  「后来呢?」
  「后来妈咪张开腿,让爸爸的「哥哥」插进她的「妹妹」里。「哥哥」一直插,妈咪就一直喘气,还会小声的称赞爸爸和「哥哥」。爸爸一直弄得床响个不停,有时叫「妹妹」叫的太大声,妈咪就用手捂他的嘴喔。只有一次爸叫妈妈跪着,从后面把「哥哥」放进去,像小狗相干一样,爸爸叫太大声,妈妈捂不到他的嘴,就生气了,以后不??爸爸从后面来了。最后的时候最奇怪:有时候爸爸突然大叫以后,就跟妈咪说对不起,妈咪就抱住他,说没关系先睡一下吧,有时候爸爸就睡着了,有时候爸爸休息一下,吃了妈咪的奶就抱在一起,再来一次。
  有几次妈咪会突然挺起屁股乱摇,然后倒在床上大喘气,爸爸的「哥哥」还硬硬的妈咪就用手挤「他」,偶尔也亲「他」、吸「他」的头,过一下爸爸就会大叫一声然后尿出来。」
  「嗯…嗯…」嘉羚突然舒服的哼了出来:「你摸得我的屁股好舒服啊!」
  我一□坐正了,向仍在怀里的嘉羚说:「我们去夜市吧!」
  因为如果再不停止这个要命的游戏,我可能会忍不住把可爱的嘉羚强奸了!
  嘉羚失望的看着我。
  (讲了那幺精彩的故事,却没有得到激烈的反应,要是我也会失望的吧?嘉羚,要是你大了十岁,我一定已经迫不及待的和你做爱了!不过那时候你大概不会讲这样可爱的故事吧?)
  「哥,我还不饿嘛!」她撒娇地抱着我。
  「可是等一下妈妈回来接你的时候,要是发现我还没有喂你,一定会不高兴的,以后也不会让你留在这里了。」
  嘉羚噘了噘嘴,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起来:「其实人家吃泡面都可以,我不想出去嘛!」
  「别抱怨了,坐着让我帮我的…我的嘉羚妹妹穿鞋。」
  听到我终于叫她妹妹,又肯替她效劳,嘉羚就不再抱怨了,乖乖地坐着。我跪在她面前,捧起她的右脚,准备帮她套上袜子,却不禁凑近闻了一闻。啊!一股香皂和润肤乳液混成的香味。嘉羚得意的说:「看吧!我都有听哥哥的话。」
  我摸着她嫩嫩的肌肤说:「是啊妹妹真乖!」情不自禁吻着那漂亮的小脚。
  「嘻!嘻!哥,我今天又没脚痛…」
  我渐渐失控了!(喔!好美的小脚!)我开始舔着、吮着嘉羚的脚趾。她有点儿吃惊,轻轻笑了笑。我捧起另一只脚问道:「不怕吧?」
  她摇摇头,然后好奇的问:「哥哥,你怎幺那幺喜欢嘉羚的脚呢?」
  我又舔吻了一阵那只玉足,感到胯下涨得发痛,失态的向美丽的小女孩表白说:「凡是嘉羚的,哥哥都爱!恨不得把你从头一口一口的亲到脚!」
  「啊!好羞!」嘉羚叫着,却倾身把嘴唇印在我嘴上。
  我们又热情的吻了起来…
  「哥,我们不能出门啊!」
  我喘着气,正有同感,却故意问:「为什幺?」
  「我怕你要…要亲我全…全身的话,时间会不够。」
  「那…只好害你吃泡面了。」
  我坐回沙发上嘉羚的身边,她轻靠着椅背,仰头迎接我热情的吻。我吻着她的前额、面颊和嘴唇。当我从轻咬她的耳垂,而更进一步把舌尖伸进她小巧的耳朵里时,她差一点躲开了,可是只轻颤了一下,又闭上了双眼:「唔…有点痒…声音好大…又湿湿的…」
  「舒服吗?」我轻声问。
  「嗯…我可以摸你的「弟弟」吗?」我又对着嘉羚小巧的耳朵细语:「嘉羚听着,不淮叫他「弟弟」他叫鸡巴好吗?」
  「嘻嘻!妈咪都不准爸讲那个名字喔!」
  「哥哥会教你讲妈妈不准说的话,可是你要答应我,不可以对任何其他的人讲啊!」
  「嗯,我知道。是我们的秘密。」
  「好乖的妹妹!」我拉过她的右手,轻吮了每一个小巧纤长、修剪整齐的手指,然后把那手放在我膨起的短裤裆上。我向右倾着亲吻嘉羚的颈根,吻得她轻喘着:「哦…哥,你鸡…哦…鸡巴好硬啊!」
  「都是乖妹妹让哥太兴奋了!喔…喔…妹妹轻一点揉啊!」我可不想这样早射精。
  好美的细颈子,我还得小心,不要太用力,免得留下吻痕的话,就会事机败露了。我的手抚摸着嘉羚烫热的肩膀、手臂,她面泛红潮的喘着:「喔……好舒服…」
  我激情地轻嚼着她芳香的发丝,向她耳语:「乖妹妹!哥要把你脱光,然后哥要亲嘉羚的奶子和小穴喔!」
  「是叫…喔…小穴吗?嗯……可是那是妹妹…嗯…尿尿的地方,怎幺可以亲呢?」
  「不但要亲,还要那舌头伸进去舔…」
  「喔…天啊…羞死了!」
  然而嘉羚一点也不怕羞地配合着我:当我掀起那件有细肩带的紧身上衣时,她乖巧的举起双臂;我解开她牛仔短裤的扣子后,她也抬起屁股,让我把那条短裤拉下、脱去。
  转眼间倚在我怀里的嘉羚小美人就只穿了一件少女用的白色小胸罩,和一条棉质白底还有卡通动物印花的小内裤了。害羞加上兴奋使她全身微显粉红。
  嘉羚好像对我挺立的肉棒子充满兴趣,纤纤小手不停的揉着我的胯间,问:「哥,鸡巴真的是兴奋的时候才会长大吗?」
  「是呀,只有看见嘉羚妹妹的时候,哥哥的鸡巴才会兴奋起来。」
  「真的?」嘉羚突然转过脸来认真的看着我:「为什???我这幺小,身材又不好,我的奶奶也不像妈妈那??大…」
  「唉!嘉羚,你已经不是小孩,而是小女人了。你看,小屁股已经很丰满,小奶子也翘起来了。再说,你的腋毛已经那幺长…」
  我爱慕地摸着她长腿上光滑的皮肤:「长大后你一定是又高又迷人的魔鬼天材。」
  「不要!我不要做魔鬼!我要做你的天使…」
  「啊!是啊!」我衷心赞叹:「你是哥哥的天使,好美,好纯洁。哥哥这个大色鬼都快舍不得玷污你了。」
  「不要,哥哥也不是魔鬼!我爱哥哥!我要哥哥?对嘛!」大概怕我反悔,嘉羚开始脱我的衣服。但是当她脱去我的T恤和短裤,又伸手要脱我的内裤时,我捉住她的手,轻声教她用双手抱着我的脖子。我一手抱住她的背,一手搂住她的大腿,抱她进了卧室,放在我的床上。
  我把枕头放好,教她俯卧着:「躺好喔!」我把护肤乳液涂在手掌上,用我的体温弄暖以后,轻抹在她的背上,用手指和手掌揉捏、推弄着她软滑的肌肤:「舒服吗?」
  「嗯…好舒服…喔…」嘉羚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哥,你好棒…」
  我由她的微微突起的肩胛向下推揉到…
  「啊!」嘉羚轻叫一声,因为我在她胸罩扣子上扭了一下,那细细的背带就向两边弹开了。我偷偷的瞄了一下她的表情:眼睛虽然还是轻闭着,嘴角却浮上了慵懒的微笑。
  我的手继续向下按摩着,手指按入她后腰和臀部交接之处,背中央的那个小凹处时,嘉羚竟发出小猫似的撒娇声:「噢…嗯…噢…好舒服…」接下来我为嘉羚的小腿抹上暖暖的乳液,因为她怕痒,我只是轻轻揉着,慢慢地向上揉到圆润的大腿。
  我的手指探入她小小的内裤中,尽兴地揉捏着她充满弹性的屁股。「噢……哥…喔…怎幺那幺…那幺舒服?」我拉起松紧带,把她的小内裤慢慢脱了下来。
  虽然因为她紧夹着大腿,而无法窥见那处女的神秘私处,我却因为看见了嫩杏子一样的臀部而兴奋不已。偷偷地脱了自己的内裤,哇!肉棒已经青筋毕露地顶着红色的龟头,那顶尖处的小洞已经溢出了不少透明黏液,藕断丝连地挂在内裤上。
  我揉着嘉羚美好白嫩的屁股,慢慢地把那肉棍放在那美臀上…「啊!」嘉羚轻呼一声,想转过身来查看,我却赶快阻止了她:「等一等吧!先告诉我,感觉怎幺样?」
  「嗯…滑滑的…烫烫的…是哥哥鸡巴吗?」
  「嗯,是啊…」我轻轻顶着那两瓣屁股:「想看看吗?」
  「想!」
  「那就转过身来吧。」趁嘉羚翻身时,我帮她脱了胸罩。
  终于裸裎相见了!
  我们并肩躺着,用手臂支起上身,欣赏着对方的裸体。我咽下一口口水,诚心的赞叹着:「嘉羚,我的妹妹,你真是太美了!」
  嘉羚的乳房才刚开始发育,娇嫩秀气地,还没有浑圆成型,但是一对少女的乳蒂却已经骄傲地翘着,乳尖顶着淡棕色、衣扣大小的乳晕,乳头大概只有相思豆那幺大。我的眼光掠过她平坦的腹部,而看着她微张的大腿之间。
  我不禁深吸了口气:那微隆的阴阜如此白嫩诱人,阴毛还没有开始成长,在那好像出炉馒头的小丘中间夹着一条细缝,虽然没有吐出小阴唇,却已不再是小女孩的阴部了。
  那小缝的一端已经显出了那覆盖着少女阴核的薄薄花瓣:蜜桃就早成熟了!
  嘉羚难为情地红着脸:「哥,我也好喜欢看你的身体,只是那个…那个鸡巴,又可爱…又有点…可怕。」
  我抱着嘉羚的额头:「别怕…」
  「哥哥,抱…」
  我伸出双臂把嘉羚娇小的身躯拥入怀里,我们赤裸地紧贴着对方,热情地拥吻着。我昂起的阳具夹在我们之间…
  「嘻嘻!哥,你的大鸡巴顶在我的肚子上,好烫喔!」
  「嗯,你的肚皮好嫩、好舒服。」
  「哥真的喜欢嘉羚的身体?」
  「你全身都好像是为哥哥而特别设计的,哥哥连看到你的小趾头都会兴奋起来…」
  「嗯…」嘉羚闭上眼,献上她粉嫩的嘴唇,我不禁贪婪的吸吮着,又用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中,找到她湿润的舌,尽情地缠绞着,饮用着她甜甜的唾液。当我依依不舍地放开她时,嘉羚喘着气,笑说:「哥,你太猛了,对小妹妹要温柔一点啊!」
  我也笑了一笑,低下头轻轻含住了她的左乳尖…
  「啊…你怎幺吃我的奶?嗯…我的…嗯…奶这幺小…喔…」我吸吮着那粒花蕾,还不知道她会不会有快感,但从她的呻吟听来,胸部的发育已有成效了。
  我放开那只乳尖,只见原来淡棕色的乳尖颜色已经加深,乳头也已经像小红豆一样的挺了起来。
  我用舌尖揉弄着那粒乳头,嘉羚又闭上眼,呻吟着:「喔…好舒服…唔…又痒…又舒服…嗯…哥…舌头…喔…喔…喔…好棒…嗯…」
  我好奇地问道:「妹,你有没有自己摸过你的奶头?」
  嘉羚微张凤眼,瞄着我:「哥,你怎幺问这个…喔…喔…(按:我又开始在
  她右乳头上吸吮着、舔着、揉着(喔…羞死了…喔…你好棒…哥…喔…人家…好
  喜欢你…嗯…喔…有一次…人家想你…就摸了…喔…」
  我用双手揉弄着那一对宝石:「你自己摸,舒服吗?」
  「嗯…舒服…嗯…可是…没有哥…嗯…哥摸…用舌头…嗯…又吸…喔…像这样…」
  我又替换着吸吮那两朵蓓蕾,直到中间微微凹下的乳头高高耸立,棕中带红地,像洁白的小蛋糕上的巧克力装饰。
  「喔…喔…哥哥…喔…好…哥哥…」她的小手抓着我的肉棒,我的手也不空闲地抚摸着她白嫩的大腿…
  「嗯…哥…嗯…舒服死…了…」
  「现在只是让你舒服,等一下还要让你爽一爽…」
  我俯下去,亲吻着嘉羚平坦的腹部。我衷心赞美着:「好可爱的妹妹!连小肚脐都这幺漂亮!」轻轻地把舌尖伸入那带着微微香水味的凹处…
  「啊!好痒!哈哈!哥哥坏…嘻嘻!欺负人家!哈!好痒…」嘉羚扭动着娇躯,两腿也张开了,我趁势探头进入她的腿间,双手捧起她的小屁股。我埋头就吻着她光滑的阴户。
  「唔…哥哥…怎幺亲…喔…人家小便的地方?唔…羞死了!」
  「有什幺好羞的?妹妹的小穴这幺美,当然要亲!」
  「美?本来小…小穴还比较好看…唔…后来…喔…长了这只怪东西…」嘉羚低头指着盖住她幼嫩阴核的纤薄包皮。
  「这啊?这是美妙的小花蕊啊!」说着我吸住那豆粒大的阴核,轻轻用舌尖挑动着。
  「嘻嘻!哥舔的好痒啊!哥…唔…唔…唔…好怪的感觉!唔…啊…好舒服…
  喔…喔…哥,怎幺会这样?喔…怎幺这样舒服?」嘉羚激烈地扭摆着细腰,我知道我已经舔到了她的要害,再一看那嫩嫩的小穴:原来白嫩肥厚的大阴唇泛着红霞,小小的阴核微微撑开了包皮,探出了光??粉红的尖端。
  「要不要哥哥再舔?」
  嘉羚急忙点头:「要啊!妹妹的小穴要亲亲哥哥…」
  「那你用手指把小穴拨开吧。」
  嘉羚修长的手指迟疑地慢慢拨开小嫩馒头似的阴户…哇!太美妙了!处女的内部是可爱的粉红色,薄薄的小阴唇躲在里面,像噘起的嘴唇,微小的露水珠隐约可见。
  在小阴唇的尽头有一个小小的开口,那周围的薄肉该是处女膜吧?上边还有一个小得几乎看不见地尿道口。
  当我凑上去,预备舔弄时,我注意到了少女的迷人气味:好美妙的处女地!
  我把脸凑近了嘉羚两腿之间,用嘴亲吻着她的阴唇。
  「哦…」嘉羚不禁放松了她拨开阴部的手指,丰腴的大阴唇弹了回来,把我的嘴唇夹在一条紧密的肉缝中。
  「嗯…怎幺真的亲小便的地方嘛!」她小巧柔软的脚揉搓着我的背,满脸羞红、双眼半闭:「嗯…喔…好痒!嗯…哦…」
  娇躯仍然扭动着,而我的舌头探入那温软的处女穴中,轻巧地搅动…
  「啊……好怪的感觉…嗯…喔…嗯…喔…难怪…妈都不准爸爸舔她的鸡…小穴…」
  我抬起头来,舌尖从小紧穴中滑出时发出「波」地一声,嘉羚轻叫了一声:「啊!」抬起头来看着两腿间的男人。
  我侧头带着疑惑的表情问:「感觉不好吗?」怪的是,嘉羚的阴户似乎觉得空虚,渴望着我再用口舌去填满:「感觉没有不好啊!」
  「那,要不要我再…」
  她赶紧点头:「嗯!要!」
  我却决定吊一下她的胃口:「要什幺?你说清楚??…」
  「讨厌啦…」
  我用脸摩擦着她的大腿:「快说清楚,要什幺呀?」
  「嗯…」她大张着两腿,想把阴阜凑上我的嘴。
  「嘉羚,请哥哥舔舔什幺呢?」我故意捧起她的双脚,一只只的舔她的脚趾头。
  「嗯…求你舔人家的小穴、尿尿的鸡鸡洞,可以了吧!」
  看她又急又羞又有点生气,我赶紧把舌头用力顶进她大阴唇中间,深入地舔着、贪婪地嗅着微带清尿味的处女香。
  这一次,似乎嘉羚的感觉又不一样了:「嗯…哼…好舒服…哥哥好会舔我的小穴…哦…嗯…嗯…哼…」小脚也赶紧以肩背部的按摩慰劳我。
  好像舌尖渐渐地尝到咸味,小阴户也渐渐热了起来。嘉羚又闭上了凤眼,扭动了起来:「哇…好舒服!嗯…哥的舌又暖、又湿…唔…唔…妹妹舒服死了!」
  虽然她才开始发育,阴户已经尽责地渗出透明的淫水。
  我拨开肥嫩嫩的大阴唇,边用眼、边用舌欣赏她。大阴唇的缝边已经泛着粉红,而原来粉红色的小阴唇则呈现着湿润地嫣红色。舔时那小穴发出美妙的「滋滋」声。
  嘉羚小小的身体激动地扭着,小穴迎上我的嘴,不时情不自禁地用内部夹住
  我深入的舌尖:「哦…哥…哦…舒服死了…喔…嗯…你的舌头…怎??那幺多口水…喔…」
  「小宝贝,这种感觉比舒服还好吧?你应该说「爽」才对。至于湿答答的,可不只是我的口水,小穴也出水了。」
  「咦?我才没有尿尿哩!」
  「不是尿,是妹妹的爱液…」
  嘉羚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你看吧人家是真的?爱你哦!」(哇!还有用爱液来做「物证」的。幸好我没叫它「淫水」!)
  我也不甘示弱地把肉棒子凑近她,指着龟头顶溢出的黏液说:「你看,哥哥也很爱嘉羚啊!」
  嘉羚好奇地盯着那肉棒:「真的!哥哥也有爱液。」
  我用一支手指沾了我的黏液,另一只手指轻轻在她小缝中划过:「你尝尝看啊!」
  嘉羚有点迟疑的伸出粉红小舌头,先舔了我的天然润滑剂,然后有些害羞的舔了她自己的汁液:「嗯,真的很像。只是哥的比较黏。哥,为什幺有爱液?」
  「因为男人跟女人做爱的时候,都要把鸡巴放进小穴里。你看,鸡巴大大硬硬的,小穴小小紧紧的,如果它们自己不做一些爱液润滑一下,鸡巴怎幺进得去呢?」
  嘉羚出其不意的用手握住我涨得发红的肉棒,顶在她小穴上。
  「嘿!等一下!你真的要哥哥插进你的小穴?」
  「嗯,好不好?」
  「嗯,好是好,妹妹的小穴还很紧,可能要用特别多的润滑剂哦…」
  用什幺呢?我心里赶快想着:润肤油有香料,可能引起过敏反应;凡士林太有工业味儿了;水又不够浓和持久。用什幺呢?
  啊!有了:「我马上回来!」
  我跑进浴室,在抽屉里翻找。真给我找到了一管,很久以前住宿舍时,同学们开玩笑发的KY软膏。我戳开药管封口,闻了闻,太好了,没有什幺气味。小
  嘉羚的处女穴非我莫属了吧!
  嘉羚看见我手中的软膏,希奇的问:「为什幺要擦药?」
  「这不是药,是专门帮助做爱用的软膏,可以润??我们下面,让大鸡巴一下子全部插进小穴中。」
  嘉羚握着我的肉棒:「哥这整只都要插进来是啊?」
  「嘉羚妹妹,怕吗?」
  「没有,只是有点紧张…」
  「别怕,哥哥最疼爱你了。来,帮哥哥把这个擦在鸡巴上。」
  我把软膏挤在她手掌上,然后也把软膏涂在右手食指和中指上,轻抹着嘉羚的幼嫩阴阜。渐渐的我把食指探入大阴唇的夹缝中,把小穴内部及处女膜外涂上了一层软膏和淫水的混合物,而嘉羚的小手也在我的肉棒上抹着软膏。
  我不禁卧在她的身边,喘着气:「喔…嘉羚妹妹…嗯…你的小手…喔…套弄得我鸡巴…哦好…好爽啊…」
  「嗯…哼…哥你的手指…嗯…也摸得…嗯…我小穴里面好爽喔…」我们的手忙碌着,把我们的性器抹得滑溜溜的。
  「滋滋」的声音更使我们亢奋。我们火热的嘴唇吮吻着,舌尖交缠着…
  「哥哥!」
  「嗯?」
  「进来吧…我不紧张了…」
  我起身跪在她的腿间,把嘉羚修长的腿架在我的双肩上,这使得我红红的龟头正顶在她滑溜溜的阴唇上。
  「啊…好爽喔!」
  龟头像在给阴唇擦口红一样地揉着小肉缝。我挺腰,稍微用力,嘉羚的大阴
  唇逐渐凹陷下去…
  「嘉羚,还好吧?」
  「嗯…很好…嗯…有点挤压的感觉…可是也很舒服…啊…啊…」
  因为我逐渐增加压力,她的大阴唇突然滑开,「卜」的一声,龟头被含在她紧紧的外阴户,顶住了处女膜的小小开口。
  嘉羚紧张地喘着气:「喔…哦…哥我…哦…里面好紧…哦…啊…」
  「嘉羚,」我抚摸着她的腿:「因为这是你第一次做爱,会有点痛,但是以后就不会了。现在如果你怕痛,哥哥可以抽出来…」
  「啊!不要!不要!我不怕!我要哥哥在我里面!」我分开她的双腿,身向前倾,覆盖着她的娇躯。她也举起腿交缠在我的腰部。
  我亲吻着她的面颊:「嘉羚,痛的话要诚实的告诉哥,受不了的话,要叫哥停下或抽出来哦!」
  「嗯,我知道了!」
  我下身再用力压向紧窄小穴中的障碍。嘉羚细声地在我耳边呻吟:「唔…好紧啊…嗯…哥的鸡巴…好大…好硬…噢…噢…痛…噢…有点痛…哦…」
  「对不起,哥哥弄痛嘉羚…」我也因为她的紧密而喘着:「对不起,哥会小心,慢慢插入…」
  嘉羚用手紧抱着我的背,把脸埋在我胸前:「哥,你好疼嘉羚!我好爱你!
  快进来,我不怕痛…啊…」
  嘉羚轻叫了一声,全身微微颤抖着,我的肉棒已经突破了单薄的处女膜。我低头看着她的小瓜子脸,怜爱的吮着她的泪痕:「妹妹,对不起…」
  「哥,是我讨厌,哭什幺嘛?」
  我们亲吻着,嘉羚突然紧紧吸住我的嘴,「嗯哼嗯哼」的喘气。这是因为她双腿一夹,使我膝盖在床单上一滑,小腹就抵住了她的阴阜,我的鸡巴整只插入了小穴。
  好紧啊!恐怕龟头顶端的小洞都被顶翻开了吧!
  「啊…哥…我包住你了…好充实…啊…」
  「是啊!妹妹里面好软、好温暖…喔…好爽…」
  我再昂起上身,看着两人交合之处。丰隆无毛的阴唇被撑开,夹含着硬挺的阴茎。我抓住她的一对美足,一面舔吻着滑嫩的脚底、修长的趾头、和柔美的脚踝,一心想着下一步…
  我决定不抽送,让肉棒仍包在小穴中,我侧倾着躺下,成了两人交叉侧卧的体位。嘉羚乖乖躺着,我们深情地互望着,我一手轻揉着她那一对娇小尖翘的乳房(浅棕色的乳头又被摸得硬起来),我用唾液沾湿另一手的指尖,伸到我们紧合的阴部,轻揉着她嫣红的娇嫩阴核。
  「喔…好爽…啊…」嘉羚轻扭着,紧密潮湿的小穴居然被摸得有一松一紧的吮动。
  「啊…嘉羚,你的小穴…吸得我好爽…啊…」
  我的手指像轻拨吉他弦一样地拨弄那阴核,果然马上就有成效了…
  「哦…哦…哥…摸的好爽…喔…鸡巴…塞得小穴…哦…好充实…」
  「嗯…好爽快…嘉羚,你小穴里…越来越湿…越来越热…好棒…」
  「啊…嗯…是吗?我摸摸看…哎…哦…」
  嘉羚的小手摸到两腿之间,密合火烫的阴茎、阴户,不禁兴奋起来。我赶紧加快拨弄她的阴核,揉着她的乳头。
  嘉羚不停扭着,呻吟也大声了起来:「喔…好爽…哦…哦…里面…好舒服…唔…唔…下面烫烫地…啊…啊…爽死了…啊…怎幺有像尿急…唔…的感觉…噢…噢…」
  嘉羚突然安静下来,弓起背,紧闭着眼,咬着下嘴唇,手指紧紧抓着我的手臂,只有鼻子「嘶嘶」的吸气,然后…「啊…啊…啊…嗯…啊哟…」嘉羚惊天动地的叫起床来,小屁股上下剧烈的抖动,脚趾紧曲,手指也紧抓着我的手:「啊…好哥哥…啊…嗯…嗯…我被你…爽死了…啊…干死了…嗯…嗯…」
  我的鸡巴被小穴狠狠地挤了好几下,嘉羚软倒在我怀里喘气:「啊…哥,怎幺有这幺…嗯…美妙的感觉…呼…呼…」
  我轻轻把仍然挺硬的阴茎拔出,拥抱着嘉羚:「小嘉羚妹妹,这就是你第一次性高潮的经验!」
  我在大浴缸里放好了温暖的泡沫浴,回到卧室里嘉羚的身边:「妹妹,还好吗?」
  「嗯…」她娇懒的伸了个懒腰:「奇怪,我很舒服,可是…每次你碰我,我就觉得像被哈痒一样的难过…」
  我亲亲她的额头:「没关系,我还记得我第一次高潮以后,我的鸡巴刺刺痛痛的,我还以为我把它弄坏了!」
  「嘻!嘻!」嘉羚握着我仍然勃起的肉棒:「好像没有坏喔!喂?不对哦!你第一次高潮是跟谁相干?老实说!」
  「哇!不要握的那幺紧!我老实说嘛!我是自己在玩…喂!讲这个太不光荣了!小穴还痛不痛…」
  我看着她张开的腿间,大阴唇上的红潮已退,似乎没有肿得太厉害,白嫩的皮肤和白床单沾着血丝…我伸手抱起她。
  嘉羚环抱着我的脖子:「不要换话题嘛!你第一次高潮是几岁?」
  我慢慢把她放入浴缸中:「跟你一样啊!六年级…」
  「喔!好舒服!」嘉羚躺在泡沫浴中,放松了身上的肌肉,泡沫中露出的皮肤看来那幺光滑诱人…
  「好可爱啊!哥哥曾经是好奇的小男孩。」
  「是啊,哥哥那时发现鸡巴会挺起来,就常偷偷的摸弄它…像你摸自己的奶奶一样。」
  「讨厌啊!讲你自己不要讲我!」
  「好啦!有一天我又在在那样,突然感觉鸡巴头好像被针扎得又痛又痒,然后白白浓浓的精液喷得到处都是,吓死我了!」
  「嘻!嘻!咦?男生高潮时都会喷东西出来吗?」
  「嗯,差不多都会射出浓浓的精液…」
  「那…」嘉羚转过身(因为我坐在她身后的浴缸边上)用手握住我仍然顶立的阴茎:「哥哥你还没有高潮?」
  「嗯,通常鸡巴要在小穴里插进抽出,才会达到高潮的,可是哥今天没有抽插…」
  嘉羚的脸色一暗:「为什幺?嘉羚的小穴不好吗?」
  「傻妹妹,才不是呢!」我吻了她的颈子:「嘉羚的小穴太美好了!哥哥想以后常常和你做爱,今天才忍住,不敢抽送。」
  「哥,我不懂…」
  「你想,今天是你小穴的第一次,如果哥用力抽插,你下面会又肿又痛。要是你走路变怪怪的,妈妈一定会知道我们做爱的事,那就糟了!」
  她的小脸颊枕着我的大腿:「对啊!妈妈一定会很生气,再也不准我们相见了。」
  「所以我才让你泡温水啊,不但可以消肿,也可以除掉那种发痒的敏感。」
  「哥!你对我好好啊!可是…」嘉羚看着我的胯间:「你的鸡巴好可怜,都不能射…射精液。我可不可以用摸的让你高潮?」
  我心中一喜:「其实嘉羚妹妹愿意的话,你可以亲它把精液吸出来…」
  嘉羚的脸又羞红了:「如果我亲哥的鸡巴,可以让哥像你亲我小穴那样爽,我当然愿意!」
  我先把香皂涂在肉棒上,让嘉羚仔细地洗,纤纤小手又揉、又搓、又套…
  「哇…好爽啊…唔…」我不禁喘了起来。
  「哥,舒服吗?你的鸡巴变得好烫、鸡巴头好红…」
  「喔…爽…啊…快…用水洗掉肥皂…喔…然后…」
  嘉羚冲洗了那肉棒,然后听话地张开樱桃似的粉红小嘴…
  「啊!好软…好暖的小嘴…爽死哥了…」
  我用手搂着她乌黑秀发,教嘉羚像吃冰棒一样地吸吮着我的鸡巴,又像舔冰淇淋一样地舔龟头。
  「唔…哇…爽透了…嘉羚的小嘴…真是好宝贝…」我爱死那紧小而柔软的口腔,和那灵巧湿润的粉红小舌头。
  听到我喘得越来越大声、急促,她也用力的吸弄,口中「渍渍」有声。不但是头部,嘉羚整个上身都摆动着,弄得浴缸里水波荡漾。
  「喔…受不了了…我…啊…要射了。快!把鸡巴吐出来…啊…」
  嘉羚的手套弄着青筋毕露的阳具,好奇地问着:「哥,真的很爽吗?鸡巴好烫!鸡巴头怎幺变紫紫的?」
  「那是…啊……因为…喔…我爱妹妹…啊!」我大叫一声,一股股浓白的黏液,标在嘉羚脸上、胸口和温水里。
  「嘉羚,好爽呀!我爱死你了!」
  她得意地笑了,用手指刮了一点脸上的精液放在口中:「嗯!咸咸的味道不错啊!咦?鸡巴怎幺变小了?」
  「当然啦!平常都是小小软软的,只有兴奋时才变大,用来做爱。」
  「难怪每次我坐在你腿上时,屁股都感到有一团软软的。要是我扭动屁股,它就变得挺硬…」
  「好啊!哥哥我还以为你只是天真地撒娇,原来你早就在挑逗我!」我跳进浴缸,水花四溅。
  「哈…哈…哈…」
  帮嘉羚洗好澡、吹乾头发以后,我帮她穿回衣裤鞋袜。
  当然忍不住又亲了她的乳房、阴部、屁股、(「啊!你怎幺舔人家的屁股洞
  嘛!」(和小脚。然后我如约的请她到夜市大吃了一顿,一路上嘉羚双臂缠着我的手膀子,小脸贴在我胸前,还真像我的小女朋友。
  还好邻居们都知道她黏人的毛病,我倒不用耽心谣言。
  晚上快十一点时门铃响了,我打开门让满脸歉意的令仪姐进来:「小罗,真失礼啦!这幺晚才回来,嘉嘉叨扰你这幺久…」
  我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嘘…」然后指着卧室,令仪姐往里一看,嘉羚已经在我床上睡着了。(当然床单已经换过,要不然…)
  「令仪姐,嘉羚吃得很饱,看了一下电视就睡熟了。」(当然我略过没提:嘉羚的高潮经验也是很累人的喔!)
  令仪姐怜爱地摇摇头:「孩子…小罗你还真宠她,多辛苦了!」
  「那有?嘉羚很乖,又很可爱。以后你须要寄放她的话,请不要客气,我一定欢迎。」
  说着我轻轻抱起嘉羚,她的手居然也很自然的搂住我的脖子,令仪姐的眼光有些奇怪,我赶紧说:「别吵醒她,麻烦你帮我开门。」
  我抱着嘉羚,跟着令仪姐上了三楼。(我住二楼)把嘉羚放在她塞满了布娃娃、小狗、小熊的床上,我忍不住轻吻了她的脸颊,嘉羚虽在熟睡中,小嫩脸上却浮出甜美的笑容。
  「真的多谢你了,小罗。」令仪姐跟着我走出房间:「将来你一定是个好爸爸。」
  走到陈家门口,我预期着令仪姐的标准礼节:两手平放在大腿前,再微微欠身。令我吃惊的是,她双手尽搭在我手臂上,溜溜的大眼睛很快地扫视了两旁,确定了没人后,她飞快的在我脸颊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然后她像触电一样地弹开,深深的鞠了个躬:「晚安!」
  我看不见她面上的表情,不过她小巧的两个耳朵透着通红,嘴角似乎可以看出微笑的样子。(好漂亮的小酒窝!)
  从这以后,令仪姐常让嘉羚在我家度过周六,我也常抱嘉羚上楼。不过令仪姐不曾再亲过我,也从没提起那夜的事。
  喔!嘉羚跟我…当然更亲密了。我们第一次做爱后的第三天,她偷偷告诉我一个大新闻:她第一次来月经,成了名正言顺的女人了。